188金宝博官网

2020年鼠年春节头像上新了!总有一款适合你…

很多伙伴是不是想换一款喜庆的头像来迎接新年呢!

这次小编们为您准备了丰富的款式,

 而随着返工潮的临近,如果大规模的人口流动重启,各个地区还将承受不同的疫情二次扩散/爆发风险。

疫情拐点如何才会到来?

作为新的商业形态,付费自习室刚刚起步,必然要经历一个探索阶段。在这一过程中,要维护行业持续健康发展,还需要相关监管各方坚持底线思维,守住消防、水电安全等风险底线,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新冠病毒肺炎的发展到了什么阶段?

在疫情防控这件事上,一定是做最坏的打算,尽最大的努力。

张新红表示,付费自习室要想搭乘共享经济的“东风”,需要朝着4个方向发展。第一,数字化。比如,打开手机软件,就能知道距离最近的自习室有哪几个、特色分别是什么。第二,平台化。将大量自习室和用户资源整合为一个平台,并通过智能化匹配实现供需之间的合理配置。第三,生态化。在资源平台上,探索有可能产生的新的供给和需求。第四,个性化。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,在线上、线下提供个性化服务。

这两个数大致能表明新冠病毒肺炎的二代传播程度,而浙江和上海在两项排名中都位处前列(我们不太能确定,这是因为这两个地区的疫情传播相对更迅速,还是因为确诊能力更快)。

“鼠”一“鼠”二 喜气洋洋

那么,付费自习室有望成为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吗?

R₀是流行病学中的概念。简单来说,R₀就是指在自由传播的情况下,平均一个病人能传染给多少人。 

付费自习室卖的不只是空间,还有浓厚的学习氛围。记者看到,北京海雀自习室除了私密的格子间外,还设置了没有书桌挡板的开放区。“大家可以看到彼此的学习状态,相互鼓励、暗中较劲。”该自习室的联合创始人武子蛟打了个比方,“学习就像在操场跑步一样,需要有人在前面领跑。”

“自习室特别安静,在这里看书、学习想不认真都难!”为备战一级建造师考试,已经参加工作的李先生选择到付费自习室“攻坚”。在他看来,在家学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,很难静下心来,付费自习室正好可以满足自己这种“大龄考证青年”的学习需求。

随着上面这张图越做越宽,很多读者在后台发问,疫情的拐点到底什么时候会到来?

那么同咖啡厅、书店等文化空间相比,付费自习室有哪些独特的优势?

“对于这个问题,业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答案,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模式。”张卫告诉记者,“但未来付费自习室的运营,一定要引入互联网思维。既要在会员服务上精准细分、挖掘用户需求,也要将线上、线下的活动结合起来。”

“我一开始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学习,但每天要浪费很多时间排队,要不然抢不到座位。”已经毕业的小鲁正在申请国外研究生,她的经历不少人有共鸣。

海雀自习室的创始人杨帅拿出一份“海雀公约”,18条规定对学习纪律进行了详细说明。最后一条写道:“自习室有权对于不遵守规则的人进行退款,并发起离店流程。有权在日后拒绝接待该顾客。”

是共享经济新风口吗?

他举例说,学习空间产生的“黏性”可以集聚起一类人。比如,自习室里可能有人喜欢学英语、有人喜欢编程、有人喜欢画画。通过改造物理设计,让这些志同道合的人碰面、交流,或许能碰撞出新的需求和经营模式。

没办法给出确定答案的背后,是因为决定拐点的因素,与全民参与的防控完成度直接相关,而这个完成度实在很难说到底有多少。

我们进一步细化整理了资料较为详尽的上海、温州和杭州确诊病例发展脉络,比较了三个城市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中输入性和非输入性病例的比例。 

如此大的人员流动,如果防控不到位,无疑将是病毒传播的最好温床。更何况,非典的经验告诉我们,如果出现一个人能传染10人以上的“超级传播者”,对疾病传播的控制难度将会加大很多。 

在春节前迁出人数最多的城市,也是在返工后将迎来最大压力的城市。百度迁徙数据显示,在2020年除夕前这一周,迁出人口数量最多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、长三角和成渝;其中深圳、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是迁出人口数最多的五个城市,而东莞、苏州等制造业城市和郑州、杭州、西安等重要节点城市,也在春运前迁出了最多的人口。

哪些城市将面临更大的压力?

辛勤劳作的农民朋友们

媒体人出身的张卫,就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找到具有差异化特色的经营模式。他举例说,未来能不能在图书、培训、社会教育等上下游行业试试水?除了深度学习之外,能不能满足不同年龄段、不同身份群体更加复杂的需求?可不可以和政府合作,在街道社区闲置的物业空间上做做文章……

疫情发展到了什么阶段?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哪些城市将面临更大的压力?疫情拐点如何才能到来?

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中国统计年鉴2019》显示,全国公共图书馆数量为3176个。可以说,在越来越多的学习者面前,图书馆能提供的空间资源已经显得“捉襟见肘”。

但是,如果平均每个患病的人能传染的人还不到一个,当原本这些患病的人痊愈或者死亡后,这种疾病也就被“淘汰”了。 也就是说,只要R₀<1时,疾病就会逐渐消失。 

大量人口在短时间集中涌入,如果再叠加因为返工而带来的城市内部人口流动,将很大程度上提升人群的聚集度。 根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,2018年北京和上海的日均客运量均超过1000万人次,分别为1054.4万人次和1017.2万人次,广州日均客运量达到835.4万人次,深圳也达到了451万人次。 

独立的沉浸式学习格子间,配备齐全的插座、台灯等设施,还有明室与暗室、阅读区与键盘区等不同功能的分区……一段时间以来,付费自习室在一些城市相继涌现。消费者每天花几十元至近百元不等,就可以在城市喧嚣中寻得一处安静的学习空间。如今,付费自习室不仅是人们“充电”“打卡”的热门地点,也成为一项热门创业项目。

从密切接触者和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的每日新增数量来看,全国数据和湖北数据都是连续两日下降,由于大量前期接受观察的人解除观察,湖北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的数量更是出现了负增长——这一定程度上说明,隔离的效果可能开始显现。 

所以,在湖北正在尽全力实现“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”时,湖北外的城市们也在跟时间赛跑——尽快将疫情传播控制下来,以最小的风险去迎接返工潮的压力。 

随着知识更新迭代加速、社会竞争日趋激烈,考研考证、“知识充电”、职业培训成为很多人生活的日常,像李先生和张女士一样“花钱上自习”的人越来越多。根据艾媒舆情的数据预测,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有望突破780万人,2022年这一数字还将增至1900万人。

大家最关心,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是,疫情什么时候可以控制下来?拐点如何才会到来?

为祖国腾飞添砖加瓦的工人们

花钱去学习,真的物有所值吗?自习室方兴未艾,是盲目跟风还是确有需求?作为新的商业形态,未来这一产业又会有哪些发展?

我们统计了1月30日前各省市卫健委公布的确诊病例详情,计算了各个省市非输入性确诊病例的数量与占比。可以看到,在1月底时,33个地区中已经有25个出现了非输入性确诊病例,也就是说,这时候大多数地区疫情的传播都到了第二阶段。 

新冠病毒肺炎现在的传播和发展,得将湖北和湖北省外分开来看。 一个好消息是,不管是湖北省内还是省外,每日新增的数据都释放出一些向好的信号。 从新增确诊病例数量来看,湖北以外的数据已经连续两日下降,而湖北在连续一路飙升之后,在2月5日也开始下降。

目前,付费自习室收费不高,房屋等租赁成本却不低,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如果仅仅满足当“二房东”,显然不是长远之计。不少创业者都在思考,付费自习室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?

在不少人眼里,付费自习室无非是在房间里摆上几套桌椅,甚至比开个饭馆还要容易。但记者经过走访发现,要想办好付费自习室,还真不是几张桌子、几把椅子就能解决的事。

各种“硬件”一应俱全,那么自习室里的学习秩序又该怎么保障呢?

北京白领张女士刚刚辞去工作,计划出国继续深造,每天都到自习室学习英语。“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,大家一起学习、相互鼓励。”张女士告诉记者,自习室环境好、学习效率高,花一些钱也可以接受。

只是简单提供桌椅吗?

这更进一步说明了,当疫情发展进入第2阶段之后,因为防控严苛性和完成度、城市人口复杂程度、风俗习惯、人群意识等等各方面的不同,不同城市的疫情发展出现较大的差异。

 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致命性更低、严重性更低、传染性更高的特点,其真正棘手之处在于,一旦控制不当传播开来,将会对病床等医疗资源形成挤兑。而我们进一步查看了全国各个主要城市的医疗资源情况,大城市虽然医疗资源相对比较集中,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些城市庞大的常住人口规模,这些资源还是十分紧张。

2019年末分别成立的喜鹊和海雀两家自习室,在两个月左右的营业时间里,日常流动客户都超过了500人。“现在是行业淡季,但消费用户比我预想得要多。”张卫说。

非输入性确诊病例数量最多的TOP 5依次是浙江、重庆、上海、安徽和北京;非输入性确诊病例占比最高的TOP 5依次是天津、宁夏、江西、上海和浙江。 

在这个问题的讨论中,我们要引入一个大家最近常常看到的指标:R₀,也叫基本再生数,或基本传染数。 

用春风沐浴每一个孩子的老师们

杨帅和武子蛟致力于打造一家有温度的自习室,在内容生产上下了一番功夫。不但在公众号上持续输出原创文章,而且为顾客分享自己的学习故事提供内容平台。“一家付费自习室只有找到自己的特色,才能和其他竞争对手相区别,进而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。”武子蛟说。

R₀的值越大,也就意味着平均每个病人能传染的人数越多,这种疾病传播的也就越快。 

杨帅介绍称,一条条“公约”的背后,都是自习室里真实发生过的事情。“公共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持,但如果有人影响到大家学习,我们会进行管理,保持良好的学习氛围。”杨帅说。

设计师出身的武子蛟不仅一手包揽了海雀自习室桌椅的设计工作,而且认真考察市面上的灯具,特意定制出一套符合学习要求的照明设备。喜鹊自习室走高性价比路线的同时,在卫生设施、饮用设备等小细节上倾注了大量心血,不少顾客在网络评价平台上纷纷点赞。

付费自习室遍地开花,要想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,仅仅改造一个空间远远不够,还必须挖掘出自己的特色。

我们参考了许多已有研究,能负责任地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:不确定。

当然,一两天的下降并不能代表疫情的发展趋势出现了拐点,还需要更多时间来观察是否有持续的下降趋势。 

助您在新的一年大展宏图!

张新红分析称,当下的付费自习室还不能完全纳入共享经济的范畴,但其本身具有共享经济的思维和基因。

湖北省外的新冠病毒肺炎传播可以分为两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主要是来自湖北及其他地区的病例,这个数量与迁入人口数量有一定的关系,一般称作输入性病例;第二个阶段是被输入性病例传染后,当地出现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传染病人。 

虽然不能给出这个核心问题的标准答案,但我们还是尝试着通过一些数据,尽力说清楚大家关心的其他几个相关问题:

付费自习室走红,社会舆论有赞有疑。有人认为,“在安静舒适的环境里,能更好地进入学习状态”“自习室的出现,可以满足上班族的学习需求”。但也有人觉得,“只要自律性强,在哪里都可以学习”“花钱上自习,收的是‘智商税’”……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,付费自习室探索多元化经营模式的前提,是做好核心服务。“核心还是提供安静、私密且舒适的学习环境,实体环境中的学习氛围才是稀缺的资源,首先要在这方面做到尽善尽美。”

付费自习室一角/海雀自习室供图

可以看到,从上海、温州和杭州公布详细数据的1月27日开始,三座城市都出现了不同比例的非输入性病例。但从2月起,上海、杭州两地的非输入性病例数量有所降低。 

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、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总结说,付费自习室要立足和发展必须做到以下几点:第一,找到需求者,并通过线上、线下的平台把需求者吸引过来;第二,让消费者感到物有所值;第三,探索出一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。

而在湖北之外,那些将要涌入更多返工人潮的城市,会面临更大的压力。

从2月2日的少量返工人口流动来看,上述城市确实是最热门的目的地。 

公共学习空间供不应求,里面的软硬件设施也常常满足不了人们的学习需求。小鲁介绍说,复习托福考试经常要用到笔记本电脑,但是图书馆里能给电脑充电的地方特别少。还有人反映,一些图书馆在无线网络、秩序维护、开放时间等方面的“短板”,也让他们“望馆却步”。

在北京喜鹊自习室创始人张卫(化名)看来,咖啡厅等地提供的是交流、阅读的空间,而非深度学习的地方。他举例说,学习工程管理、编程、英语等专业课程,需要长时间的系统学习和注意力高度集中,离不开安静有序的学习环境,这种环境正是其他场所提供不了的。

而且,我们还注意到,湖北省外的密切接触者每日新增数量还在上升,仍处于需要高度警惕的阶段。 

不过,付费自习室走红的背后,也不乏质疑的声音:为啥免费的图书馆不去,反而要去花那些“冤枉钱”?

毫无疑问,武汉、黄冈、孝感等湖北城市仍将承受着最重的与时间赛跑的压力。2月5日晚发布的《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令》中,就要求“确保疑似和确诊病例‘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’,确保一个都不放过”。

更细致的从每日新增病例的非输入性病例比例变化来看,这三个城市表现出不一样的趋势:上海的每日新增非输入性病例比例存在起伏波动,温州的整体呈扩大趋势,而杭州在经历了几天的上升之后从2月2日开始回落。

最暖心、爱心、耐心、细心的护士们

看到这里你就能理解,为什么我们说拐点与R₀息息相关。当我们在寻求疫情真正的拐点时,其实是在找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R₀控制到1以下的办法。 这该如何实现呢?我们先来看传染病R₀的传播动力学模型。从流行病动力学的观点来看,决定R₀的是以下几个量:

为了打造良好的学习环境,不少付费自习室在“硬件设备”上下足了功夫。考虑到人们学习习惯的差异,大多自习室开设了明室与暗室、独立区和开放区、公共区和休息区等不同的功能分区;为了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务,许多自习室还开发了线上预约系统和自助服务系统。除此之外,咖啡、零食、冰箱等也成了付费自习室的“标配”。

希望换上一款适合您的头像,

Back To Top